小学生接送产品解决方案 - UXPA中国2016行业文集

2017-05-26 | 文集

 

小学生接送产品解决方案

— 接送宝的产品设计

 

王向荣 林胜师 徐磊 余珺 姬晓红

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 上海 

 

摘要:

本文通过对国内家长接送孩子上学、放学这一现象进行调查和研究,发现接送小孩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并且催生出了一系列后遗症。文章通过对不同人物在接送小孩上学放学这个活动中所扮演的角色和产生的作用进行阐述和探讨,挖掘出了场景和用户痛点。通过智能终端构建基于地理位置的熟人社交互助平台,以此来最大限度的优化家长的时间调配,增加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度与信任度,并且将个人诚信机制引入其中。提升社会人际活动的次数,将小家变为大家。

 

关键词: 智能终端、深度访谈、社交、接送、和谐社会

 

1. 背景

当下有一种独特的现象——“校门堵车”,引发这一现象的原因就是:几乎每个家庭都会接送孩子上下学。这是由于我国当下的教育理念和治安环境造成的。

 

“上班前先送孩子去学校,下班后急着去学校接孩子”这种情况现在已经越来越普遍,学校放学时间一般都早于家长下班时间,很多人因此影响到了正常的工作。有人选择由家里的老人接送,但老人一般不会开车,这就让接送孩子的交通安全和便利性存在隐患。还有一些人选择“晚托班”等家政机构,但从业人员素质和机构的良莠不齐使得家长也难以放心。

 

在现在已有的方式之中目前并没有一个令人较为满意的解决方案。因此我们尝试利用智能终端,基于熟人和地理位置的社交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并希望借此来恢复人与人之间原本应该存在的信任,达到一种良性的社交生态。

 

2. 用户洞察

图1 设计方案进展规划

 

2.1 定量研究

研究对象:

首先通过发放互联网问卷的定量研究的方式,回收到的286份有效问卷。将学龄前儿童的家长分离出来,单独分析发现,这部分的父母一般没有与孩子的联络需求,因为孩子身边一般都是有大人陪伴,或者是直接联系孩子的老师,其中由部分家长注明联系孩子的老师是有不好意思的感觉,而这部分家长中仅有极少数的人给孩子配置了手机或者手表来联系,没有人表示没有和孩子的联络诉求。

 

由此分析,这部分家长是比较关注自己孩子的动态的,但是他们的孩子通常是有家里大人看护或者是在幼儿园有老师照看,因此,他们更愿意直接与孩子的当时监护人取得联系。

 

将适龄儿童的家长分离出来,单独分析发现,这部分的父母与学龄前儿童的父母最大的差别在于手机和手表已经成为了他们之间联系的重要工具,32%的手机使用率和11%的手表使用率,而有这方面诉求的家长有28%,由此可知,希望建立和已经建立起与孩子行之有效的联系方式的家长占71%,而联络老师和联系其身边看护人的比率则明显低于幼儿园的小朋友的家长,出现了6%的家长没有联络孩子的诉求。

     

图2 学龄前与适龄儿童家庭沟通诉求的解决方案

 

本次调研发现学龄前儿童的家长认为儿童智能手表可以帮助他们定位孩子的所在位置、监听孩子的环境、可以检测孩子的健康数据,这三项功能是他们所关注的,而且还有35%的人认为儿童手表华而不实,没什么实际用途。

 

由此可见学龄前儿童的父母更关注孩子的健康和安全,如身体发育,周边孩子是否又欺负自己孩子,保姆虐待等情况,对联系功能方面并不在意。

 

通过本次调研发现适龄儿童的家长理解的儿童智能手表排在前四位的是定位,联系,监听,路径复查,由此也可以发现他们更关注孩子在什么地方,和孩子去了什么地方,因为这部分孩子相对具有一定的自理能力,放学回家通常是自己回家且有自己的活动安排,如:去同学家玩,春游等活动,因此实时通讯和定位,监控成了父母关注的焦点,而由于目前多数学校不允许学生带手机上课,智能手表开始成了家长关注的新产品。

 

3 学龄前与适龄儿童家庭对儿童智能手表的态度

 

2.2 定性研究

通过本次网络定量调研发现接送孩子发生的高频年龄段主要集中在6-10岁的小学生群体。因此我们的智能终端和产品针对的人群锁定在了这个群体。之后我们针对该群体的生活行为习惯及日常生活场景设计了深入访谈的大纲。

 

该产品在用户研究阶段将采用定性结合定量的方法进行用户日常行为场景的挖掘及需求的判定,然后通过定量问卷调研的方式对需求痛点和问题的解决方式进行验证。由于每个家庭的日常生活方式存在差异,因此采用半结构深度访谈的形式进行实地深度访谈调研。

 

 

调研地点:上海;

 

用户研究概要:

1、深访6-10岁小学生的家长,了解家长接送行为及习惯,针对家长在接送孩子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和家庭状况通过多维度进行洞察;

2、深访6-10岁的小学生,针对小朋友日常生活,上学放学的场景探索其行为及心里的活动轨迹,探索其需求及痛点;

3、通过深访的方式了解家长对儿童智能手表及其他电子产品的认知及接受情况;

 

在设计阶段,我们会根据调研的结果,进行需求的梳理和规划,并以概念草图、界面流程图及原型制作方式展开产品的设计,并且在DEMO阶段再次引入用户的参与,进行可用性测试,验证我们设计的行为方式是否与用户的思维模型相一致及需要改进的地方。

 

4 用户调研现场

 

用户画像:

 

5 适龄儿童接送状况分布

 

通过本次调研,我们发现目前家长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主要有四种方式: 15%的家长选择自己接送,夫妻双方轮流协调时间,接送孩子,或者是家中有全职妈妈负责孩子的接送; 8%的家长选择找人代接送或者是临时有事情会选择找人帮忙; 45%的家长选择让自己的父母帮忙接送孩子,这部分人群当中仅有42.3%的老人有自己的独立住房,不与子女合住; 32%的家长选择了晚托班来解决孩子放学的问题。

 

6 适龄儿童接送状况

 

2.3 多维度用户洞察研究

在调研问题设计环节,我们针对产品的功能,交互方式,使用态度三个维度设计了半结构性的大纲,并且通过深访调研发现:

 

2.3.1 功能维度:

痛点梳理:

1.  孩子上学没人送,因为上学时间和家长的上班时间冲突,目前大部分小学生都是就近上学,然而家长的尴尬则在于单位不是就近分配,所以大人一般只能早走的时候把孩子就送到学校,孩子也得和大人一起早早出门,早早地被送到学校。

 

2. 全职母亲的出现,部分收入相对丰腴的家庭的母亲选择了辞职,担当全职太太,他们负责孩子日常生活的一切问题,然而他们非常苦恼的是空余时间相对较多,长期保持这样的生活使她们感觉比较无趣,因为,这部分家庭的全职太太基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除了几个比较集中的时间段有相对明确事情要做,其余时间经常处于漫无目的的状态,也缺乏一个正常的社交环境。

 

3. 放学时间与下班时间的冲突,放学时间一般都在下午15:30—16:00的范围内,而大人一般17:30才会下班,且到学校后仍需要至少20分钟左右的时间,通常有些大人会先去接孩子,接到单位后再加班一会,把工作干完再回家。通常只能夫妻轮流接孩子。

 

4. 找人帮忙代理接送,这样的情况并不普遍,主要因为找人不容易,又不好意思经常让某个人帮自己长期接送孩子。

 

5. 父母与子女观念差异带来的痛苦,有些家庭会选择让家中老人接送孩子,本次调研中发现目前大城市的白领的父母通常没有在他们的工作地买房,因此,找父母代接送孩子他们都遇到了一个共同的麻烦,生活习惯及教子方法的冲突,父母总喜欢对子女指手画脚,子女工作本身就很忙,回家由于父母起冲突或者忍受父母的唠叨则会心理压力非常的大,而且父母相对溺爱孙辈孩子,这让他们的子女也是非常的苦恼,但是由于父母需要帮他接送孩子,所以他们也不得不忍受这样的经历,他们身边的人一旦孩子有能力自己上学、放学,他们一定是立刻将父母送回老家,或者是尽可能早的给父母购买房子。

 

6. 老人没有自己的社交环境,帮自己子女接送孩子的老人不远千里来到大城市,然而他们却要面临生活环境的不独立,社交圈子的局限,造成很多老人也会在家庭中表现出一定的负面情绪;

 

7. 晚托班引发新问题。目前也有人选择付费给晚托班,帮助自己接送孩子,然而晚托班目前市面上的晚托班缺少正规机构的资质认证,开设存在诸多问题,例如:南通,上海,西安多地晚托班出现过大面积学生食物中毒的恶性事件,并且这样的事情仍然还在我们身边发生着;晚托班人多,一对多,难免照顾不周,聚集后就会出现管理问题,增大意外发生的风险,例如:杭州等地晚托班就发生过小孩之间的纠纷,造成有的孩子受到伤害,但是由于晚托班的无作为,造成两家家长的大动干戈,最终闹上法庭。许多晚托班打着辅导功课的幌子,其实加剧了孩子大面积抄作业的行为发生,而这些非正规的晚托班则为了保证表面上的稳定和安全,放弃了对学生学习的管理。而且,晚托班仅仅是把孩子聚集在一个地方,家长还要去接他。

 

我们希望有这样一款产品盘活这些线下的社交空间和时间,让每个人的时间都能够合理安排,建立起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增加和谐社会人与人之间的紧密度和信任感。

从场景到切入点:

1. 下班后无人能够准时接孩子放学;

2. 上班前希望孩子多睡一会,但自己又要早起去单位,无人送孩子上学;

3. 放学后家长在门口找不到自己的孩子;

4. 临时约定需要提前告知孩子,例如;放学后在学校写作业,妈妈晚点到,本来不去接孩子,但是下雨天觉得不安全,要去接孩子,又怕天气突变,没和孩子提前约定;

5. 想知道放学后孩子为何还没出来;

6. 了解孩子当前状态;

7. 孩子出去郊游,上培训班带个手表联络方便,以防万一,适当时候通知家长自己在哪,几点来接,临时事件应急处理;

8. 放学没坐上班车(民办),需要及时联系;

9. 被老师留堂后(次数很多),家长只能被动的等,不能对时间有一个了解。

 

家长主要关注内容:

1. 准点接送孩子上学、放学,能够合理的安置孩子;

2. 历史活动轨迹,家长想在空余时间或者晚上下班看看孩子当日有没有去一些不安全的地方,或者孩子回家路上是否贪玩,没按时回家;

3. 孩子实时定位,

a)家长接孩子时,人太多,找不到孩子,需要借助定位的帮助;

b)家长不在孩子身边时,想看看孩子在哪,例如:家长在上班,他想看看孩子是否已经到家;孩子出去郊游,家长有时需要看一下孩子到什么地方。

4.孩子外出活动,接送时间不确定,能够及时沟通,合理安排;

5. 安全性及认证方式是否可靠。

 

2.3.2 交互维度

结合用户的类型和情景,提炼出以下典型用户场景:

 

场景一:陈莉今早突然接到通知,晚上有紧急项目必须要加班,而老公此时又在外地出差。她想到孩子没有人接,只好拿起电话想找个熟人帮她接一下孩子,但找了很久也不知道谁能帮她这个忙;她想到近期用的专车软件似乎也能接送孩子,她就想通过这个软件试试,可是有些不放心专车司机。而且最近一直会比较忙,陈莉在想如果能长期找个专车司机送孩子就可以帮她缓解一下。另外,为了能实时看到孩子的情况,陈莉想给孩子买个儿童手机或者腕表,来帮助她监控孩子的行踪。

 

场景二:小明平时都由妈妈接送,最近妈妈由于工作忙,不能送他了。妈妈找了一个专职的车送他上下学,陌生人的接送让小明有些害怕。而且每次到学校,小明的妈妈都会给他打来电话问自己是不是平安到达。

 

从上述场景来看,可以挖掘到以下几点:用户在突然有事时需要快速找到一个能帮助自己接送孩子的人,而且最好是用户已经熟知的使用模式。基于此,在接送孩子时应向一定数量的人发起请求,而发出请求和得到响应这个过程也应该简单并被用户所熟知。因此可以参考现有打车软件的基本模式来设计,将请求和响应设计为发送订单和抢单。

 

用户对于安全的考虑非常重视,其深层需求是希望建立以熟人为核心的社交群,因此在软件的业务功能最好是建立在熟人圈上。但此功能应该是为业务服务的,不应以社交为主,其层级不能暴露在前端。

 

对于产品的另一个使用者来说是儿童,其软件的载体是腕表(或者儿童手机)。儿童和腕表的特点决定了其操作必须简单而有效,不要有冗余的操作,不要轻易引起误操作。

 

2.3.3 使用态度

目前,目标群体的家长都听说过智能儿童手表,他们最基本的认识觉得这是一个通话产品,可以定位,可以互发短信,一些亮点功能家长并不知晓,但是46%的家长对智能终端解决孩子的接送问题表示很感兴趣,但是他们同事非常质疑的产品易用性和安全性,因此,我们基于熟人,同小区,同学校的信息构建的社交平台的解决方案,正是针对其安全性所做出的设计。

 

3. 设计呈现

3.1 产品信息架构设计

 

7 产品信息架构图(家长端)

 

8 产品信息架构图(儿童端)

 

接送宝是建立在临近社群的基础上,在这个社群中所有的使用者都有共同的特点:孩子在同一校区,家庭住的很近。这样在天然上就保证了使用者属于同一族群,安全性上较一般的叫车软件高。在使用时是一对多或者多对多的关系,这样可以实现在有需求时向多人求助以便得到帮助;而软件又设计了奖励机制---帮助别人后可以免费且优先得到别人的帮助,这可以保证每个家长充分利用自己的空闲时间主动帮助他人从而提高产品使用率。

 

产品的定位是基于“熟人”,这一“熟人”并非一开始就熟悉,只是位置和关系的“熟”,比如有可能是同一学校的家长,同一小区的邻里。但由于现在的社会人与人之间隔阂越来越多,人情越来越冷漠,这种本该熟悉的关系变得不再熟悉。接送宝希望通过接送这种互相帮助的业务,来恢复人与人之间本该就有的信任和理解。这样小到产品来说可以提高用户黏性,大到社会来说可以构建一个和谐的环境,最终达到无需接送宝,孩子也可以安全上下学。

 

9 接送宝生态展示

 

3.2 用户界面设计:

1. A先生因有急事需要在次日找人送孩子上学打开了接送宝App,由于以前帮其他人送过孩子,所以他有一些“爱心点”可以免费使用。A先生选择了接送地点和时间就下了单。

   

10 下单界面演示

 

2. 等待了片刻,有位王先生愿意帮助A先生送孩子,A先生联系王先生确认了明天送孩子的事宜。

   

11 确认接单界面演示

 

3.  第二天,A先生将孩子送到王先生的车上。王先生按照约定的时间把孩子送到学校,一路上A先生都可以通过App和孩子手上的腕表来跟踪孩子的行程。

  

12 接送路线界面演示

 

4. 王先生把孩子送到后,孩子通过腕表向爸爸报了平安,王先生也收到了相应的奖励。

 

13 确认送达界面&手表界面

 

5. A先生加了王先生为好友,他们通过这个小社群进行了一些简单的互动。

 

14 接送包生态圈内交流广场

 

4. A先生加了王先生为好友,他们通过这个小社群进行了一些简单的互动。

 

3.3 可用性测试

作为用户体验设计师,在整个产品设计周期内我们都保持着高度的以用户为中心的原则,但是真正的产品是否真的代表了用户最真实的诉求仍然需要通过可用性测试对结果进行验证,因此,该阶段我们需要再次招募目标用户来完成我们的案例,来发现产品的瑕疵,进行优化。

 

在可用性测试部分,主要分4个维度:1.造型的美观度;2.造型的舒适度;3.UI界面的易用性;4.UI界面的美观度;以此在发货前让产品能够到达最佳的状态。其中关于造型的测试应当在样机模型时就展开,因为量产的硬件产品生产成本较高,因此该过程需要提前在正式版本前进行,为后续的产品开模加工预留好时间。

 

后续当产品测试版本发布会,我们会组织用户进行发货前的可用性测试,针对产品的实际场景与解决方案的匹配度、产品的易用性、界面的视觉效果,招募9组家庭,进行验证。

 

4. 小结

本研究关注孩子处在上小学阶段的都市家庭的需求,帮助他们以更高效、更具有人性关怀的方式接送孩子上学、放学。

 

通过用户研究和产品设计,遵循以用户为中心的原则,用产品设计改变人际关系;借此改变冷漠的社会,为忙碌的上班族带来和谐、美好、稳定的人际交往平台,更能协调配置每个人的时间,利用闲暇时间、顺道时间等不同碎片化的时间来形成新的社交方式,盘活熟人间的关系,打通同班同学的家长,同小区家长间的友谊,增进和谐社会。

 

参考文献

[1] [美]丹尼尔· 卡尼曼(Daniel Kahneman),著.《思考,快与慢》.胡晓姣, 李爱民, 何梦莹,译。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12 年 7 月,第 1 版, ISBN978-7-5086-3355-8/ F. 2633, 电子书版本.

[2] Stickdorn, M., & Schneider, J. (2011). This is service design thinking: Basics, tools, cases. Wiley.

[3]  李晓珊,郑子云.公共交通类 APP 产品的功能与用户体验设计研究[J]. 装饰,2014,(10): 96-97.

[4] 李晓珊.儿童移动应用软件的用户体验设计[J].包装工程,2012,10(1):81-85.

 

 

 

 

 

1   喜欢

操作成功!
请登录您的邮箱获取新密码,请尽快修改您的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