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ICP备06058754号-1
基于视知觉理解性机制的老年界面图符设计可用性研究

潘伟营 王一童 姜斌

2019-09-02

用户体验 文集

2018年学术论文欣赏

本文段落精选

 

随着老龄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及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老年智能移动终端设备的需求也将进一步增大,本文通过研究老年人视知觉理解的特征,探讨符合老年认知的图符设计策略。

 

通过调研发现,由于老年人较年轻人更易集中注意力,但因为记忆及认知负荷的影响,形象细节特征数量达到某一程度其理解准确度也会有一定影响,因此,设计师在进行图符设计的过程中,更多的考虑老年人的视知觉认知及理解性,将老年人真正的生理需求融入到设计中去,设计出更符合老年人认知及视知觉理解的交互设计图符,使产品符合语义更符合其知识文化及生活经历的交互界面。

 

 

 

基于视知觉理解性机制的老年界面图符设计可用性研究

 

潘伟营 王一童 姜斌

南京理工大学

 

摘要:

目前,中国的智能移动终端用户数已经超过十亿,随着老龄化进程的加剧,智能移动设备的老年用户数量逐年增多,但由于老年人的生理及认知差异与年轻人有所不同,随着老年人生活需求的提高,基于老年人理解认知的图符设计需求也逐渐增大。本文通过研究老年人视知觉理解的特征,探讨符合老年认知的图符设计策略,希望为老年用户界面中图符信息呈现数量的可用性设计提供理论参考。

本文首先通过调研法研究目前老年智能移动设备中常用的功能12个,并基于图符设计中的差异性原则制作实验对象样本;然后通过控制变量的方法对老年被试者进行视知觉理解性实验,探究老年用户图符设计信息呈现数量的可用性;最后运用统计分析的相关方法分析老年用户图标信息设计的可用性策略。

 

关键词:视知觉;图符设计;适老化设计;视觉理解性

 

一 老年人交互界面图符设计现状

老年人交互界面图符设计即根据老年人的生理、心理及认知特征设计的专为老年人使用的图符,其目的主要是使产品更符合老年用户的使用习惯、生理特征等。目前常通过增大图符大小或增加提示语两种方式来提高老年交互界面的可用性1

(1)增大图符大小。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视力等方面往往有所下降,目前老年移动设备交互界面图符设计也往往根据老年人这一生理特征进行图符大小的改变,通过增加图符大小来提高老年智能移动终端图符设计的可用性。

 

 

1-1增加图符大小的老年界面设计

 

(2)增加提示语。由于老年人生活背景、文化程度与年轻人的不同,因此老年用户在使用普通移动界面时往往因视知觉理解上的差异(即对符号的认知差异)而造成使用上的困扰,因此在进行老年交互界面图符设计时,设计师往往会根据图符功能适当增加提示语,以引导用户进行操作2。但由于知识文化程度的不同,对于一些用户而言,此方法并不能很好的增加用户对该信息的视觉理解。

 

 

1-2增加提示语的老年界面设计

 

(3)采用拟物化的图符。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的记忆、理解能力都有所下降,因此,其更乐于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事物3。为增加老年用户对图符设计的理解,部分老年终端界面图符往往基于老年人的认知特征,采用拟物化或者伪3D的形式进行设计,以适应用户对图符功能的理解与认知特性,但图符拟物化的程度究竟多大,图符信息所呈现的数量究竟多少最为合适,仍是目前设计师应该考虑的问题。

 

1-3拟物化的老年图符设计

二 视知觉理解性机制及其在图符设计中的应用

2.1视知觉理解性机制

人们通常会用以往所获得的知识经验来理解当前知觉对象的特征,称为视知觉的理解性。正因为知觉有一定的理解性,所以人在知觉一个事物时,同这个事物有关的知识、经验越丰富,对该事物的知觉就越丰富,对其认识就越深刻。人们对一个事物的视知觉理解程度往往受知识、经验,情绪状态及语言的指导(提示)的影响4

一般而言,人在看到一个陌生的事物时,首先会对其整体轮廓特征进行记忆理解,结合以往的知识、经验对其进行认知;当不能根据轮廓特征对其进行理解时,该事物的主要功能属性即发生作用,帮助人们进行理解记忆;最后,再根据一些比较明显的细节特征,进一步对其进行理解,并储存到大脑中,以备下次观察理解所用5

 

2-1视知觉理解顺序

 

2.2视知觉理解性机制在图符设计中的应用

在设计时,知觉的理解性往往是用户感受设计师意图的工具,设计师根据自己对某一语义的理解对其进行符号化,然后用户通过自己的知识、经验、背景及设计的某些提示对该符号化的物体进行理解。设计师通过自己的知觉理解对信息进行符号化的过程即是我们所说的设计,而用户通过知觉理解符号的过程即是使用产品的过程,设计师与用户知觉理解的共同信息越多,该设计就越容易被用户使用6

 

2-1视知觉理解性机制与语义

 

通常,知觉的理解性包含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等多种通道,在进行图符设计时,我们往往是通过视知觉的理解性实现设计师与用户之间的信息交流的。视知觉理解性在图符设计中的应用主要有一下两种表现方式:

(1)功能含义的符号化。即设计师运用本人的知识、经验等对某一功能进行理解并对该功能的抽象含义进行具象的符号化,例如刷新、流程等图符的设计,即是依据设计师知识经验对该功能的理解所进行的具象符号化。

 

         

2-3功能含义的符号化处理图符设计案例

 

(2)现实形象的抽象化。交互设计中有一部分功能在现实中是有具体物象的,例如相机、收音机等,设计师根据生活中具有该功能产品的现实形象,对其基本特征进行抽象化提炼的过程,也是视知觉理解的过程。

2-4现实形象的抽象化处理图符设计案例

 

三 基于视知觉理解性机制的老年用户图符设计可用性实验

3.1实验目的

由于老年人的知识、经验、生活背景及生理方面与年轻人有所区别,因此其对图符信息的视知觉理解效率也会有所差别,本文通过控制变量实验研究老年人对图符的视知觉理解特征,研究老年人图符设计的视觉信息量呈现的可用性,为老年交互界面中图符的设计运用提供理论依据。

3.2实验方法与内容

本次实验以实验心理学理论为依托,将实验划分为样本定性提取、实验操作过程、数据定量统计与分析三步。

在样本定性提取阶段,本次实验通过问卷及访谈法调研了目前老年人所用智能移动设备的操作功能,并依据使用频率选取现实中具有具象形态(因老年人对图符的理解认知主要以现实生活的经验为依据,因此,在进行老年界面的图符设计时,现实形象的抽象化设计更有助于其认知7)的基本功能12个(拨号、收音机、闹钟、相机、日历、手电筒、电话簿、 短信、相册、话筒、充电器、购物车)制作本次实验的观察对象样本。然后根据人对具象物体的视觉理解提取以上12种基本功能的主要形象细节特征,并根据视知觉对事物的认知理解的顺序对形象细节特征在图符设计中的重要程度依次进行排列,作为实验对象的制作依据。最后制作具有不同信息量的三组纯色图标(仅具有轮廓的扁平图符、具有两个形象细节特征扁平图符、具有三到五形象细节特征的扁平图符,具有五个以上形象细节特征的扁平图符)。

在实验操作过程阶段,本次实验通过控制变量的方法分别测试被试者对三种具有不同信息含量的图符设计的视觉理解准确度,为便于结果的统计,本次实验将根据视觉理解性机制对图符功能为被试提供干扰选项,被试选择正确选项的概率即为该图符设计被试视觉理解的准确率。在本次实验中,将根据短时记忆原理及老年人注意特征,对测试时间进行设定。

在数据定量统计与分析阶段,本文将运用spss统计工具进行数据统计分析,本次实验将以老年被试对图符理解的准确度作为实验对象可用性的评价指标,将通过比对三组具有不同信息量的图符的理解准确性判断信息数量呈现的适宜性。

3.3被试人群定位

基于世界卫生组织对老年人的定义及移动智能终端的受众人群,本次实验的被试人群应具有以下条件:1)年龄在65到75岁之间;2)没有严重的视力障碍;3)不经常使用智能手机。本次实验将根据上述条件限制选用南京某工厂退休职工12名,为保证男女性别差异对视知觉理解程度的影响,本次实验所选被试人群的男女比例1比1。

3.4实验对象

通过调研及访谈所获取的结果,本次实验最终选取拨号、收音机、闹钟、相机、日历、手电筒、电话簿、 短信、相册、话筒、充电器、购物车作为本次实验的实验对象提取材料。基于视觉理解性原理及老年认知特征,本次实验将运用现实形象的抽象化处理的方式分别对以上功能的图符进行重新绘制,依据形象细节特征在视知觉理解中重要程度的排列顺序绘制具有不同信息含量的四组图符(仅具有轮廓的扁平图符、具有两个形象细节特征扁平图符、具有三到五形象细节特征的扁平图符,具有五个以上形象细节特征的扁平图符), 因颜色、材质等信息过多会干扰用户在界面操作中的选择,增加视觉负担,因此,本次实验依据交互设计中的图符应用规范,仅将功能细节特征作为图符实验对象的制作标准。为减少因老年人生活背景、环境认知等差异对实验结果的影响,本次实验所选用的现实事物的参照为老年人生活所能涉及到的造型8

为保证实验结果更好的为老年移动设备图标设计提供依据,本次实验依据实验设备分辨率图标设计规范,将观察对象图符大小设为200*200px。

 

 

3-1具有不同特征数量的图符实验对象

 

3.5实验设备

    为确保实验的准确性,本次实验选用分辨率为1920*1080,屏幕尺寸为5.5英寸的智能手机作为本次实验的实验设备。

3.6实验过程

为避免因被试短时记忆及注意力差别对实验数据产生的影响,本次实验将对48个实验对象进行随机分组(确保每12个图标一组,每组中所包含的图标功能均不相同且每组中均包含仅具有轮廓的扁平图符3个、具有两个形象细节特征扁平图符3个、具有三到五形象细节特征的扁平图符3个,具有五个以上形象细节特征的扁平图符3个)。然后依次通过手机显示屏呈现被试所抽取的实验对象组别内容进行实验。因本次实验所涉及的被试人群较多且实验过程大致相同,因此本次实验只对一位被试的实验过程进行赘述,具体实验步骤如下:

Step1:要求被试观察显示屏中所显示的图符一90s,然后勾选出该图符所代表的功能;

Step2:要求被试将视线移开屏幕60s进行休息;

Step3:要求被试观察显示屏所显示的图符二90s,然后勾选出该图符所代表的功能;

...

Step23:要求被试观察显示屏所显示的图符十二90S,然后勾选出该图符所代表的功能。

 

 

3-2老年用户图符设计可用性实验界面

 

3.7数据统计

通过上述实验操作,本次实验共获得12名被试所进行的12步实验操作的结果144个,由于,由于篇幅有限,本文不再对12名被试所获取的144个实验结果进行详细说明,为方便统计分析,本文将12名被试观察四种特征数量的图符的结果分为4组。

由于实验统计结果不利于精确地分析出信息呈现数量对老年人视知觉理解性的影响,故而本文故而将12名被试人群实验结果与实际答案相符的结果数量作为用户视知觉理解正确的评价指标,通过统计四种信息呈现数量下12名被试所测试的正确结果的数量,分析被试视觉理解与图符信息呈现数量的关系。

 

表 3-1图符设计信息呈现数量的视知觉理解正确结果

 

3.8数据分析

为了便于更为直观的观察不同信息呈现数量对老年人视觉理解的影响,本实验对上述数据进行折线图绘制,四种信息呈现数量下被试人群视知觉理解所认知正确的图符结果如下图所示。

 

3-3不同信息呈现数量的视知觉理解准确度

 

通过观察折线图可以发现,在不考虑颜色及立体维度的条件下,仅具有轮廓的情况下老年人往往难以辨认图符所具有的功能,其正确结果不过半数,具有两个左右形象细节特征的图符已经可以观察出部分功能,三到五个左右形象细节特征的图符设计几乎可以辨别大多数功能,但随着形象细节特征数量的增多,被试老人对图符功能的理解却有所下降,这与信息数量增多对老年人群记忆及认知造成负担有关。

由于老年人较年轻人更易集中注意力,其在观察细节方面也更优于年轻人,因此老年人群在视知觉某一图符时,细节较多的图符更易于其理解与认知,但因为记忆及认知负荷的影响,形象细节特征数量达到某一程度其理解准确度也会有一定影响,因此,在进行老年人交互界面的图符设计时,在信息呈现数量方面,设计师应考虑增加形象细节特征的方式辅助老年用户对图符设计的影响。

 

 结论

随着老龄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及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老年智能移动终端设备的需求也将进一步增大,通过研究老年人视知觉理解性特征,为老年人交互界面设计的人性化提供理论指导9。使设计师在进行图符设计的过程中,更多的考虑老年人的视知觉认知及理解性,将老年人真正的生理需求融入到设计中去,设计出更符合老年人认知及视知觉理解的交互设计图符,使产品符合语义更符合其知识文化及生活经历的交互界面。

 

 

 

 

参考文献

 

[1] 朱丽萍,李永锋.不同文化程度老年人对洗衣机界面图标的辨识研究[J].包装工程,2017,38(14):140-144.

[2] 熊一鹏. 基于技术升级条件下的老人手机UI设计研究[D].江西师范大学,2017.

[3] 老年心理学[M]. 经济管理出版社 , 孙颖心, 2007

[4] 丁玉兰.人机工程学[M].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5.

[5] 梁宁建.当代认知心理学[M].上海教育出版社,2014.

[6] 吴莹. 基于视知觉理解力的图形设计研究[D].西安工程大学,2012.

[7] 黄薇. 老年生活方式和产品设计研究[D].浙江工业大学,2008.

[8] 邓丹. 基于视觉选择性注意的界面交互适老化设计研究[D].南京理工大学,2017.

[9] 兰珂. 格式塔理论对手机用户信息认知的设计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16.

 

 

UXPA中国会员登录

记住我

第三方登录

×

微信登录

×
请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登录 “UXPA中国官网”

下雨的春天

已使用微信登录(更换账号)

×

会员密码找回

×